您的当前位置:云资讯 > 财经 > 正文

太空链涉嫌欺诈调查:一天募集10亿 薛蛮子阎焱等站台

来源:云资讯 编辑:云资讯 时间:2018-03-21

私募投资人集体维权举报

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则告诉链得得App,“当时太空链主体空缺,我们也需要他们携带一个节点去太空,在量子链和九天微星的沟通过程中郑作帮了很多忙。但根本上说这个协议不是给太空链的, 当时也没说是帮太空链去签的这个协议,法律上这肯定是Qtum和九天之间的协议。”

在链得得App获得的该份卫星发射运送协议上,还有这样一行条款:在没有得到另一方书面许可的情况下,任何一方不得将本合同规定的权利和义务部分或全部转让,否则转让无效。

九天微星表示,上图中左半部分涉及的卫星模型图片为九天微星3U立方星设计图,右半部分为太空链联合创始人Jeff在九天微星实验室与九天微星卫星合照,两张图片均未经过九天微星同意擅自使用,有误导大众认为Jeff参与研制九天微星3U立方星的嫌疑。因九天微星在向国家相关部门申请此颗卫星研制评审材料中,并未报备有外籍人员参与研制卫星,且Jeff(美国人)仅参观并未参与研制过程。

代投乱象:登录大型交易所“承诺”

链得得App获取的小牛电动车创始人李一男微信对话截图显示,在太空链ICO私募期间,有人将太空链“私募版”白皮书发给李一男求证,是否作为核心创始团队参与了太空链项目,遭到了李一男的坚决否认并表示:“我已经明确拒绝了,他们居然这么不要脸,都是骗子。”

九天微星澄清,此颗卫星为九天微星自主研制的3U立方星,2017年6月设计搭载了九天微星与Qtum基金会(即量子基金会)合作的区块链验证载荷。此颗卫星仅为九天微星与Qtum合作项目,当时并未有太空链项目。如太空链基金会对外声称该卫星为太空链的首颗验证卫星并大肆宣传,国家相关部门会追查此事。据统计,在2018年2月并无新加坡公司发射卫星的计划。

郑作明显感受到了压力,“现在都说我跑路了,维权的人把我全家都人肉搜索了。”

如今,维权群日常讨论的核心是“退币”。投资者们希望代币发行方像2017年9月监管收紧后一样,由太空链官方出面将手中的SPC退还成ETH,甚至宁愿在价格上吃一点亏。

在《告知函》中与SpaceChain一并提到的人是郑作,太空链项目的“90后”创始人、CEO。当链得得将《九天微星致SpaceChain基金会及郑作先生本人的告知函》的内容向郑作进行求证时,郑作说:“这份白皮书(私募版白皮书)只是‘草稿版’,我们从来没有往外发过。”郑作指出。

在上述图列出的ETH流向中,目标代币均在2017年12月底至2018年2月底期间进行了私募,其中Arcblock私募时间是2月底、AllSportsCoin在2月初、CANDY则在一月底。

太空链一共制作过三份白皮书,第一份于2017年9月1日公开发布,却因为三天后的“9·4监管”而搁置。第二份便是2018年1月15日被九天微星《告知函》质疑的“私募版”白皮书。第三份是2018年1月16日ICO交易所上线时所发布的白皮书(本文又称公墓版白皮书),这份白皮书在公开发布后沿用至今。

以一天完成10亿人民币私募,以薛蛮子、阎焱、帅初等一票大佬站台,以“量子”、“太空”、“卫星”等一堆高科技关键词为外衣,太空链风光“ICO”后,却在一个月内即破发,价值接近为零,一切都看起来匪夷所思。

太空链加密钱包出现资产异动

随后,太空链在telegram建立了官方社区,但太空链客服和核心团队成员却始终没有出现,直到3月8日持币人维权和退币的呼声愈演愈烈后才有客服回应。在这段时间里,“郑作卷钱跑路”、“太空链是空气币”的传言也不断发酵。郑作在社群中出现后,持币人S女士在telegram群组中要求官方提供官方钱包地址以查询资金流向,但却被禁言了。

难以兑现和被放大的投机心态

“区块链”在过去的半年时间内,已经成为了创业与资本共同追逐的风口,ICO(代币首次发行)也被视为一种成本低廉、收效显著且概念新颖的融资工具,让区块链创业者和渴望利用“区块链”概念获利的人,迅速获得在其它产业难以想象的巨额资金。

近日,一家自媒体称,因为发布关于太空链项目方涉嫌涉嫌诈骗的文章,接到太空链(Spacechain)项目CEO郑作举报,涉嫌文章侵权,其公众号已被封禁。

这一背景也直接引发了九天微星对太空链“私募版”白皮书内容的质疑。在太空链白皮书中有提及“2017年12月完成基于立方星的第一代智能卫星平台及载荷设计;2018年2月发射太空链的首颗验证卫星,验证Qtum节点太空运行。”其中前者指的就是九天微星与量子链合作的卫星,这里并无太空链参与合作。而对于后者所谓“2018年2月即将发生的验证卫星”,九天微星表示,自始至终从未与太空链签署过任何合作协议。

一位通过代投参与了私募的X先生告诉链得得App,“去年年底,在(币圈)群里有人发太空链ICO的消息,我看有帅初,李笑来大佬站台,微博薛蛮子也支持了,虽然看得出来是圈钱项目,但觉得还是能搞下短线,投下赚点就跑。”

3月14日,币圈的各个社群都在传播太空链投资人在杭州围堵郑作家人、拉横幅维权,甚至爆发轻微肢体冲突的图片、视频。

太空链的注册主体虽位于新加坡,包括目前维权群体在内的该项目大量私募投资人都是境内公民,且参与的ICO从宣传包装、社群交流到投资交易全过程都位于中国境内展开。在白皮书总代币流通盘的说明中,太空链发行代币SPC总量为10亿个,有5.1亿个SPC进行流通,私募数量5亿个,公募1000万个。依据链得得接触到的投资人平均每个SPC需3块多人民币的私募入场价格,按照代投比例1:3200计算:在ICO私募阶段,太空链就获取了等值近10亿人民币的融资。

晚上11点20分,在群内的九天微星工作人员突然知晓太空链即将于几个小时之后在数字货币交易所上线ICO,同时也发现手上的白皮书内容与事实有出入,于是临时决断,在群内发布了一则名为《九天微星致SpaceChain基金会及郑作先生本人的告知函》的文档,该告知函中详细描述了太空链白皮书中关于虚假宣传和盗用九天微星品牌及侵犯其知识产权等种种质疑。

太空链有没有盗用九天微星的名义?

根据太空链现有组织架构和募资所在地,他可能一共涉及新加坡、中国和美国三国法律。

某投资人拿到“草稿版”白皮书(或者私募版)后向九天微星求证

告知函一经发布,群里立刻炸锅。这引起了群中太空链工作人员的强烈反弹,并对九天微星的工作人员恶语相加,甚至进行了人身威胁,随后将九天微星的所有人踢出群聊。与此同时,在这个敏感时间点出现的变数也在大量区块链社区内迅速扩散开来,引发了众多太空链项目投资人严重关切。

太空链为何胆敢在白皮书中地使用九天微星的诸多产品与资料,且故意混淆?

在链得得App研究团队接触的私募投资者中,抱有类似上文中X先生投机心态的不在少数。

太空链白皮书第18页提及的“1、 2017年12月完成基于立方星的第一代智能卫星平台及载荷设计;2、 2018年2月发射太空链的首颗验证卫星,验证Qtum节点太空运行。”

此外,这笔通过ICO募集而来的巨额财富,存放于与太空链项目关联密切的太空链基金加密钱包当中,缺乏独立第三方的披露和监管。

身处太空链核心团队介绍页面的量子链创始人帅初对链得得App说明,量子链基金会当时购买过一些太空链的Token,因为太空链在卫星上无法会用POW的节点,所以当时他们选择POS技术的Qtum作为其区块链底层。

在现有成果展示的内容中,删除了验证卫星的内容和九天微星的卫星主体结构图;删除了同意为太空链空间应用提供空间网络资源的企业。

根据链得得App了解,新加坡目前的资本市场法律框架仅仅适用于构成“资本市场产品(capital market products)”的数字代币,因此并管辖其他类型的数字代币的发行。换句话说,各个公司可以自由发行“功能型数字代币(utility tokens)”,也不需要获得新加坡政府的许可或受其管制,只要遵循反洗钱等一系列普适性常规要求即可,实质上是给大部分区块链代币发行和交易开了绿灯。

北京时间1月16日,太空链登陆交易所开始公开交易。据链得得APP整理统计,太空链目前上线4个平台,分别为Exx、币蛋-CoinEgg、CEO交易所、Allcoin。其中Exx平台截至3月12日晚23:50数据显示,目前价格为0.00001566BTC,折合人民币为0.918元,而太空链SPC在Exx的发行价约为2.6元。破发后的SPC只剩首日发行价的35.3%。

太空链成为中国火热ICO那90%以上不靠谱项目中一个经典且又复杂的范本,为此,链得得App研究团队以此为样本,全面展开了深度调查,也对事件各方均进行了深入沟通,事件真相逐渐清晰,更借此一窥ICO全貌。

2017年6月,在郑作的介绍下,量子链创始人帅初与九天微星相识,并洽谈签署了一项将量子链的区块链运算节点通过九天微星搭载至太空的服务协议。

结识九天微星CEO谢涛前,郑作从未参与过航空航天领域的相关工作。据接触过他的人观察,这是一个非常聪明的“90后”,思维敏捷,之前做过一个帮助高净值家庭子女定制出国留学服务的创业项目。

在太空链现行公开的最新公募版白皮书核心团队板块,依然清晰地展示着几个在区块链和资本行业耳熟能详的名字:“中国风投教父”阎焱、量子链创始人CEO帅初、比原链创始人段新星、比特币核心开发人员Jeff Garzik等等。另外,薛蛮子也作为太空链明星投资人被反复提及。

相关文章:

sitemap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云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