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云资讯 > 教育 > 正文

一所西南山区村小的足球教育试验

时间:2019-10-03 12:10:00 浏览:

  2010年,老校长退休,王光文接任。他开始思考,怎么才能让元宝小学“活下去”?他和同事们做了一系列尝试:要求学生在校说普通话,举办阅读活动和运动会。小学校有了第一次升旗仪式、第一次课间广播体操、第一次正规体育课……

  2018年,王光文向县教育局为12名足球队员争取到作为体育特长生直升思源实验学校的机会。2019年,又有8人直升。

  39岁的徐召伟喜欢文学,爱读阿根廷诗人博尔赫斯和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的作品,用挪威文学家易卜生《培尔·金特》主人公的名字作为自己的微信昵称,也喜欢罗伯特·巴乔、维埃里这些老一辈足球明星,经常独自熬夜看欧洲五大联赛。

  对这些十几岁的瘦弱孩子来说,高强度的训练必须有高质量餐食作为能量补充。王光文、徐召伟以学校的名义租下校门口的一套两层楼房,作为足球队宿舍,给队员们免费提供“四菜一汤”晚餐,并集体辅导功课。

  “足球是个团队游戏,无论对手体格如何强大,做好传接配合是最重要的”“在场上你不孤独,只要把球传到对的位置,永远有人在接应你”……农村孩子不懂足球,徐召伟不断地给他们灌输这些战术规则。

  女队长王颖以前总是刻意和男生保持距离,一学期下来和男生说不了几句话。元宝队是男女生在一起训练。一年多下来,王颖和男队员在传球、接球时逐步建立信任,友情在每顿喷香的晚餐间慢慢升华。她试着直视男队员,和他们见面打招呼、沟通战术、聊家庭作业。集体生活让她突破了心理障碍。

  球场内,几个小女孩根据徐召伟的指令调整着自己的动作,一个迈开自来水管一样细的双腿带球狂奔,一个尽力调整急促的呼吸,站在最佳位置等着接应,还有一个紧随对方球员严防阻截,而女门将伸展上臂做出随时扑球的姿势。

  2009年以前,在对江镇13所小学中,元宝小学的期末考试成绩一直垫底,今年元宝小学突进至第六名。

  为督促直升思源的队员们好好学习,徐召伟给他们加了一条“紧箍”:如果中途放弃踢球,建议自觉退学。他笑称,这只不过是希望他们进了好学校也要坚持学习、踢球两不误。

  一个女队员被迎面踢来的球击中脸哭了,徐召伟却说“没出息,还不快起来接着练,只是打到脸,又没伤着”。很多女队员都说自己曾经被徐召伟凶哭过。徐召伟说,“我必须大声吼,比赛场上我不可能温柔。”

  女队员谢婧瑜的父母外出打工不在身边,但她和城里的孩子一样,从小被爷爷奶奶宠着,什么家务活儿都不用干。在足球队宿舍,洗菜、摘菜、盛饭、洗碗筷,慢慢成了一种自觉。回到家,她不但能帮厨,奶奶上山割草不在家时,还能给自己做饭了。

  那是元宝队参加的最远的一场比赛,元宝队输得很惨,一些队员身上还挂了伤;那也是元宝队员最难忘的比赛之一,很多队员头一回走出大方,他们通过河边景观大道打量大城市的模样,还带回主办方送的礼品。有队员揣了50元去,又一分不少带回来。

  赛场上的成绩,都是元宝足球队员日常的刻苦训练换来的。每天半小时的晨跑,有的女生硬是咬着牙、憋着气才坚持下来;有的队员不得要领,把带球训练变成“追着球跑”,反复数百遍练习……

  初赛拉开帷幕,双方队员登场见面,瘦弱的元宝女队员们怯生生地一字排开,宽大的球衣裹挟着她们瘦小的身体随风晃动。徐召伟发现,对手鼎新教管中心队员个个身材高大。“没事,重在参与吧”。

  2017年,元宝队第一次进县城,参加大方县第一届师生体育艺术节,无所畏惧的队员们跃跃欲试。

  元宝足球队成立3年,每年都有新球员入队,也有毕业生离队。凡是在球队待过的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一股“元宝”味道,更成熟勇敢,更有规则意识,更有集体荣誉感。

  徐召伟是这所学校自上世纪50年代建校以来的第一位支教教师。

  建足球场还出现了一个“小插曲”,捐赠方只捐草皮,地面硬化需校方自行承担。“球队组起来了,没球场不行,盖吧!”王光文硬着头皮凑来几万元。施工期间,他还以校方名义欠下1.4万元工程尾款,后来他个人垫付这笔钱填了这个“窟窿”。

  元宝小学太缺教师了。2009年之前,全校有六个年级100多名学生,但教师仅3人。对江镇教育管理中心主任吴永才介绍,当时打算撤校,但那样的话,元宝村的孩子们得下山过“九道拐”去更远的地方读书,太不安全,当地群众极力反对,于是王光文等6人作为乡村特岗教师被县教育局分配到此。

  徐召伟深知球场来之不易,他决定做个“严师”。上网看视频教程,查足球训练固定科目,带球、长传、射门、绕桩,先自学,再教给队员们。他给球队定下规矩,一日三训。

sitemap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云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