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云资讯 > 科技 > 正文

科研人员谈"996工作制":周日我还工作半天呢

时间:2019-09-07 11:09:33 浏览:

(原标题:科研人员谈“996工作制”:我还要多加0.5)

不过,很多人从事科学研究,更多的是出于兴趣,因此在忙碌的同时也享受着高强度工作带来的成就和满足。

中科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施一公曾在科学网博客上表示,所有成功的科学家一定具有的共同点,就是他们必须付出大量的时间和心血。这是一条真理。实际上,无论社会上哪一种职业,要想成为本行业中的佼佼者,都必须付出比常人多的时间。

“研究生阶段后期,我的刻苦在实验室是出了名的。

在纽约做博士后时期则是我这辈子最苦的两年,每天晚上做实验到半夜3点左右,回到住处躺下来睡觉时常常已是4点以后;但每天早晨8点都会被窗外纽约第一大道上的汽车喧闹声吵醒,9点左右又回到实验室开始了新的一天。每天三餐都在实验室,分别在上午9点、下午3点和晚上9、10点。这样的生活节奏持续11天,从周一到第二个星期的周五,周五晚上做灰狗长途汽车回到巴尔地摩的家里,周末两天每天睡上近十个小时,弥补过去11天严重缺失的睡眠。周一早晨再开始下一个11天的奋斗”。

那么,对于高强度的工作以及“996”,科研人员是如何看待的?

01

姬扬(中科院半导体所研究员):

主动的996是美德,被动的996是恶俗

对于“996工作制”的看法,两句话足矣:主动的996是个人选择,可能是美德;被动的996是仗势欺人,肯定是恶俗。

这同样适用于学术界。科研也是一种社会活动或者说社会劳动,只是劳动的具体方式有差别。

02

喻海良(中南大学教授):

不是足够拼,迟早会被落下

大学青年教师,特别是自己一个人起步发展,一方面需要认真教授本科生课程,一方面需要争取科研项目、养活团队,一方面需要撰写学术论文专利,如果不是足够拼,迟早会被落下的。我个人觉得996工作制不是很多啊。

03

李明阳(南京林业大学博导):

已经记不清上次进电影院是在哪一年

何止996?博导也一样。适逢变革年代,专业要调整、课程要改革、水课变金科,慕课教学、翻转课堂,教学改革使人精疲力竭。

本科生教学、研究生教学、博士生及留学生教学,劳心费力。本科毕业论文、研究生小论文、学位论文、期刊评审论文、各种奖项评审、学术讲座,占去了全部业余时间。完成在研课题、酝酿申报课题、评审课题,还不算揪心,头疼的是日益攀升、一年一度的绩效考核。论文、课题、绩效,成了生活的全部内容。

刚过50岁,头发白了、腰驼了、眼花了。记不清上次进电影院是在哪一年,多年前购买的美国大片因为久未观看,光碟已经读不出来了。

04

隋易(化名,华侨大学青年教师):

我的工作时间算是996.5

据我所知,绝大多数互联网公司都是实行996工作制,这显然违反了《劳动法》,但其已经成为业内的通行规则,处于弱势的员工只能默默承受。

尽管高校专任教师没有坐班,当然更没有所谓的996工作制,但由于教师工作的特殊性,其工作时间可能更长,青椒群体尤甚。

以我自己为例,我工作的时间可以算是996.5,正常的周末也就休息0.5天,假期休息的时间也不多。之所以主动加班,是因为生活所迫。总之,违背个人意愿实行996工作制,是违法行为,不应提倡,更不应该成为业内通行规则。

05

冯米(化名,北京某高校青年教师):

感觉每天都在备课,不知道科研该怎么办

身为青椒,感觉太累了!太剥削人了!

为了备两堂45分钟的课,曾经花了整整一个周末和周一3天时间。今年每周都有4节课,感觉每天都在备课,节假日都没法休息。不知道我的科研该怎么办?

06

蔡宁(北京邮电大学副教授):

重新返校读博,就是为了摆脱996魔咒

20年前,我硕士毕业后,曾经当过5年程序员。当时在公司上班,虽然没有996那么夸张,但风格类似。周围同事从来不按时下班。自己不多呆两个小时,都不好意思走。

我认为这种模式会严重损害人的创造性,所以仅对低端重复劳动才可能提高生产率。坐一天班,人的激情、兴致、意志力全都消磨殆尽,多耗时间都是在磨洋工,做样子。日子一久,整个人变得麻木了。因此,我义无反顾地重返校园攻读博士学位,就为了摆脱996魔咒!

科研工作是十分复杂的高端脑力劳动,绝不能简单套用“耗时间”模式。优秀的科研状态,我认为重在一个“养”字,需要浸淫在充实健康的物质和精神素材中慢慢滋养,形成良性循环,逐步提高修养。

所以,要避免过度疲劳,尤其避免忧虑情绪。做科研工作,时间安排必须弹性,要多留出一些时间来思考。有些科研人员看似慢节奏甚至有点懒散,但成果却很多;有些人看似紧紧张张,反而没有高质量成果。这个辩证道理,用两句成语概况,就是“欲速则不达”和“磨刀不误砍柴工”。

07

刘洋(计算机科学博士,毕业于广东工业大学):

每个读博过来的人都有这种重压状态

最近提出996的企业主要是脑力劳动密集的互联网企业,简单的提高工时和工作强度,不一定能提升企业的产能。另一方面,在一些体力劳动相对密集的制造业,倒是有因为产出要求增加,工作时间相当长的企业,但人家是按加班工时付出了薪酬。所以一些互联网企业提出996,这种策略更多可以理解为经济压力下的变相裁员、逃避责任或者制造危机感;更多是一种姿态的表达。

科研工作者做的也是脑力密集的工作,可能存在长期不分时间地点的工作;但科研体系中除了少数团队个别强制要求坐班打卡,大部分倒是相对自由。

我读博时,忙的时候7×24,也有相对轻松点的时候。当时肯定是忙碌、辛苦、有压力的,每个读过来的人都有这种重压状态。现在回想,就不会觉得那么难过了,也是一段值得回忆、不断进步的经历。

08

扫地神僧(知乎网友):

每周工作接近80小时,但有效时间并不多

我之前一般每天早上8点到、晚上10点回,减去吃饭时间,实验室差不多待12小时,周末也比较少出门,基本实验室待两天,典型的勤奋型科研狗。这样每周工作时间接近80小时,看上去比互联网公司还可怕。

实际情况是,虽然时间用的很多,但有效时间并不多,其中刷手机、发呆、睡觉,都占据了不少时间,其他也有相当部分时间不怎么高效,大概一天能有4小时很高效率就不错了。

我大概做了个统计,每天这4小时做的工作量基本占据了当天工作的90%,(其他无法量化的如潜在能力提升没有统计),所以结论是其实每天高效4小时,再外加一两小时总结思考完全足够了。

09

就是个名(知乎网友):

如果环境对,人会不自觉投入

那些我见过的996勤奋的人,往往都是抱着一种不服输的劲头,也有是本身对科研热爱,或者有些根本就从来没考虑过热情和放弃,把996和勤奋工作当作常态和生活一部分。

科研这个东西环境很重要,这个环境不是指仪器,更多的是人。是你身边有没有一起努力的同伴,是你身边有没有你想学习和超越的目标,是你身边有没有激励和推动你前进的人。如果环境对,人会不自觉投入。

相关文章:

sitemap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云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