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云资讯 > 科技 > 正文

莱德马业:中国马业龙头老大,商业力量振兴蒙元文化

时间:2019-09-07 11:09:28 浏览:

艾江涛  

在科尔沁草原的兴安盟科右中旗,刚刚下过一场薄雪,朔风吹过,雪粒像细沙一样散落开去。8年前,当吉林商人郎林被旗政府招商引资到这里,成立莱德马业的前身—— 科尔沁马术俱乐部时,他一面感叹着草原的辽阔壮美,一面也感受到昔日辉煌无比的蒙元文化的衰落,在这个全国蒙古族聚集比例最高(85%)的旗县,蒙古马正由于饲养价值不高,商业出路少,面临着种群的萎缩与退化。

不光是兴安盟,据统计,整个内蒙古自治区马匹的存栏量已由建国初的700多万匹锐减到不足50万匹。这只是农(牧)业文明向工业文明过渡的一个缩影,不同于欧美等发达国家,方迈向小康的中国尚未形成以休闲比赛为主体的马产业,90%的马匹在国内主要用于传统农业。与美国390亿美元、英国60多亿美元的马产业规模相比,国内马产业的规模目前不到10亿美元。

选择进入马业,最初只是纯粹的个人兴趣,2003年之前,郎林还是一名业余马术爱好者,自己养了几匹马,没事骑骑,彼时他的主业—— 连锁餐饮正做得风生水起。“越玩心越大”,2003年郎林在旗下旅游度假景区的基础上成立吉林莱德马术俱乐部,成为职业玩家,作为澳门赛马会的马主,他名下的大唐系列赛马一度以六连胜的佳绩轰动当地。由于经常前往美国、澳洲买马,商人的敏感使他开始了解国内马业的现状—— 整个马产业链落后人家几十上百年。巨大的市场空白让他蠢蠢欲动,此前国内乳业模仿国外成熟市场迅速壮大的发展模式既然走得通,马业为什么不行?郎林决定将兴趣爱好变成事业。

不同于国内同行的小打小闹,郎林最初便确立了全产业链布局的思路,从马匹进口贸易,到养殖繁育,饲草料种植加工,牲畜交易,乃至下游的赛马与俱乐部管理,无所不包,背后的逻辑在于,当一个产业在不成熟的时候,单做其中某个链条都不会有很好的利润,甚至会亏损。“在国内马产业链刚刚形成之际,全面布局成为行业龙头,则能成为产业规则的制定者,能吃利润的头啖汤,上下游协同也可节约一定成本,形成非常好的绝对利润值。”郎林说。

全产业链布局的思路一方面受到蒙牛、中粮等成功案例的启发,更多来自郎林十几年的商战经验,凭此,郎林一手打造的“川王福”连锁火锅曾创造了吉林省餐饮业的一个奇迹。

与冯仑、潘石屹、黄怒波等一批“92派”企业家一样,郎林也于1992年正式下海。此前,作为职工子弟,他在长春一汽已工作了7年,从一名普遍干事干到团委书记,由于受领导器重,期间还被送到吉林大学中文系进修了4年。1992年,许多同事同学纷纷下海,24岁的郎林也很冲动。领导苦劝无用,最后同意他停薪留职,可他一走就再也没有回去。

郎林的从商之路并非坦途,在接下来的6年里他开过出租车,卖过冷饮,倒卖过水果蔬菜,开过小饭店,经销过建材,“基本上在基层什么都做过”。回头看,那6年对郎林来说最大的意义是积累了丰富的社会经验,他一面摸索,一面始终在思考怎样找准方向做大。在许多人的质疑和不解中,郎林笑言,一个朋友对他表示看好,理由是他一边卖冷饮,一边还在看《东周列国志》。

1998年,郎林正式进入餐饮业,一下子就做起来了。通过观察,他认为传统餐饮业的经营手法普遍都是家庭作坊式的,原始简单,要把餐饮做大,必须通过“快餐连锁”,才能产生规模效应。当时国内餐饮业除了麦当劳、肯德基等洋快餐,尚无连锁品牌,更不要说在传统的火锅领域。

有长春一汽多年的工作经验,郎林试图把餐饮当作工厂经营,将工业化的流水线产品生产模式复制到连锁火锅的管理与扩展中。首先需要确立高性价比的快餐火锅概念,郎林在长春市最好的地段选址,1,000平方米以上的单店面积,大厅式座位、空调、灯、音响各方面的设计都让人很舒服。服务体验同样做到极致,每个店都有一套标准流程,分岗量化管理,一个火锅店光前厅就分了17个岗位,后厨分了11个岗位。消费者从进店开始,从停车、迎宾、领位、倒水、点菜、上菜、打包、赠品、撤台、保洁、收银都有专人负责,每个环节的服务时间甚至按秒计算,这让莱德马业总裁助理、当时还在《新文化报》任职的朱方清惊叹不已。

川王福的成本一面通过内部的高效管理,提高换台率保障,一面则通过全产业链布局控制。郎林介绍,川王福通过滚动式发展,在2个店的规模时,即成立集团总部,明确人员分工,还建立了一套成本控制的软件系统。餐厅每天将销售数量、采购数量、库存数量都储存到电脑上,日清日结,通过“出品率”合理控制成本。郎林举了个例子,“比如说采购了100斤大白菜,全卖出去成品是50斤,出品率就是50%,如果一盘投量是1斤,就应该卖出去50盘,反映在收银台那里,49-51盘都是合理的,超出证明你克扣顾客了,少了则存在跑冒滴漏。”上述内部管理模式,后来被莱德马业成功复制。朱方清介绍,在莱德,马房全部采用CI标准化的流程管理,投放饲料的时间、数量,劳动工具的摆放,马房的清洁,都形成了规范的书面管理文字。此外,每匹马的饲喂、打理、牵放、疾病报告,均责任到人。并且有专人负责检查与修正。“就像标准化车间一样,效果可好啦!完全不用成天开会强调之类的。”朱方清说。

此外,郎林设立中央厨房;统一的物流配送中心;成立物业公司负责餐厅的装修维护;与政府合办职业技术学校,培养餐饮人才;开办与餐饮相关的旅游度假中心,逐步形成餐饮的全产业链雏形。

川王福很快火起来了,在2007-2008年巅峰时期,拥有12家直营分店,在人均消费20元的情况下,一年营业额达一亿多元。与此同时,郎林逐渐将兴趣与精力转移到马业上面,采访中,他坦言餐饮业的现金流很好,非常赚钱,却是他最不喜欢做的。

2006年成立科尔沁马术俱乐部时,郎林还是玩家心态,养一些纯血马参加比赛。通过一段时间观察,郎林发现马业前景很好,单纯赛马玩意义不大,他开始思考,怎样把它变成一个产业?

换句话说,怎样找到产业的切入点与利润的支撑点,然后逐步完成全产业链布局?马产业一个最简单的产业链是养殖、繁育、饲草料、竞赛、销售。养殖在全国各地都能养,繁育的技术要求最高,只有在内蒙、新疆的大草原上才能施展。背靠科尔沁草原,莱德马业在马匹繁育上优势明显,育马的三大成本—— 土地成本、人工成本和饲草料成本,均为全国最低。在当地养一匹纯血马一年的费用仅为1万元,按3年繁殖周期计算,一匹马养育成本为3万元左右,在北京则需要7万-8万元,在上海、广东则要10万元左右。郎林介绍,一匹纯血马驹的售价在8万-10万元,在饲料、人力成本相对低廉的内蒙古进行繁育,怎么计算也有50%左右的净利润空间。

马匹的繁育销售成为莱德马业的第一块核心业务。经过三四年发展,莱德马业在2011年已养了100多匹马(纯血马,半血马),拥有1万亩耕地,38,456亩草场,净利润达500多万元。除了马匹销售,莱德马业还以优质纯血种马改良当地蒙古马,一次2,000元的配种费也为其带来几十万元的年收入,饲草料种植也是一块收入。在此基础上,莱德逐渐形成自己的繁育团队、赛事团队与其他辅助管理团队,马产业链条雏形初现。

产业链布局为投资方所看重。从2012年8月引入香港世铭集团旗下上海世铭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2,500万元的A轮投资后,莱德马业相继在2013年3月引入深圳创东方有限投资公司领投的4,500万元B轮投资,2014年10月引入江苏达泰股权投资基金、上海德同资本、江苏高旗投资、吉林省吉煤投资的1.2亿元C轮投资,融资速度之快,规模之大令业界咋舌。日前,在接受《福布斯》中文版采访期间,莱德马业正与投资方洽谈D轮融资,以确保其于2016年年初上市前的资金需求。

资本进入后,莱德马业的产业链模式发展更为清晰,郎林将其总结为六大产业—— 马匹养殖繁育、进口贸易、饲草料种植(加工)、牲畜交易市场、赛马、马术俱乐部连锁管理。概括起来,无非是产品+服务,马匹养殖繁育、饲草料种植加工属于产品,其他均为服务。

在集团核心业务—— 马匹养殖方面,莱德马业设立了马匹繁育公司(包括进口马匹隔离场、马匹繁育场)、图什业图赛马场(前身为科尔沁马术俱乐部)、小马饲养场(由吉林国际马术俱乐部改造而成)。马匹的整个养殖繁育流程如下:从国外进口来的马匹首先被拉入隔离场;经过1个月的隔离检疫后,进入繁育场配种、生小马;小马断奶后被送到气候更为暖和的吉林小马饲养厂;小马长到1岁半后被送入赛马场训练。目前,莱德马匹繁育基地养了600多匹马(其中400多匹基础母马),上市后将达到容纳1,000匹基础母马,养2,000多匹马的设计容量。此外,赛马场还有200多匹赛马,集团的马匹存栏总量达800匹左右。

2014年9月7日,莱德牲畜交易市场开启首个交易日,在这个面向蒙东乃至整个东北的牲畜交易市场,莱德马业提供了一个包含寄养、管理等综合服务的交易平台,收取一定额度的管理费。2015年,在原有饲草料种植基础上,莱德的饲草料加工厂即将破土动工,满足自用外,为国内众多马场提供高性价比的加工饲料,此前国内纯血马的养殖饲料均来自国外进口。

马匹的进口、繁育、赛马,作为马匹交易的不同来源与环节,在莱德集团内部是一个互为配合的完整体系。这也正是郎林引以为傲、念兹在兹的全产业链优势所在。

莱德马业的纯血马进口渠道主要来自新西兰。考察了许多国外市场后,郎林发现新西兰具有几大优势—— 新西兰的马匹比较适合国内2KM以上的长途赛事;新西兰与中国签订自由贸易协定,从2012年起已实行零关税;与澳币相比,新币更便宜一些;新西兰作为农业国家,经济相对落后,同等质量的马更便宜;新西兰属于无疫区,马匹检疫手续简单。

从2012年8月起,莱德马业陆续包机7架次,从新西兰进口542匹纯血马,创业内之最。此前,一般人所以不敢大规模包机进口,在于“进来就必须都卖出去,剩下就得养,马匹饲养成本很高,会很快将卖掉的利润吃进去”。

莱德的全产业链模式,不但可以解决上述问题,还可通过在不同阶段的销售获取超额利润。郎林介绍,进口来的马匹,在隔离检疫期间,就会卖掉1/3,剩下2/3全部转到赛事部,调教训练后让它们参加比赛。比赛成绩好了,可以高价出售。成绩不好或受伤的竞赛马,可以淘汰下来作为繁育马使用。

在郎林看来,马匹销售并非1+1=2,可能是1+1=1.5,也可能是1+1=10。举例而言,一匹纯血马买回时成本大约15万元,在隔离场一般可卖20万元左右,作为简单贸易,有5万元的利润空间;进入赛事部,只要一出成绩,普遍可达30万元以上,个别在国内大型比赛取得好成绩的马匹,可以卖到50万-60万元。“去年我们有一匹叫 莱德18号 的赛马,河北一个马主出价120万元,都没有卖。”郎林一脸自得。

马匹贸易有其自身特点,由于马对马主来说是附加值很高的宠物,马主往往要在看到马后才会产生购买冲动,除非马主对马业贸易公司极为信任,否则仅通过照片视频资料的团购模式难以成立。莱德马业目前的进口贸易,对一些极其忠诚的小马主采用团购模式;对大买主则采取带他们去国外买马的代理服务模式。经过几年发展,莱德马业与新西兰当地马协、牧场建立了良好的合作关系,将大买主带过去后,由他们与牧场主亲自洽谈交易细节,莱德马业作为代理中介,则赚取如下服务费用:运费差价;马匹代理费;马匹隔离检疫费。从最近半年的情形看,郎林非常看好马匹进口代理服务的发展前景。

2014年4月,莱德马业与新西兰国际马匹运输公司(IRT)签订中国的马匹独家代理协议,此后凡通过IRT运往中国的马匹,必须由莱德做运输代理。2014年9月,莱德马业新西兰分公司成立,服务于马匹、牛羊等产品的进口业务。随着对新西兰市场的不断挖掘,擅长模式复制的郎林,未来将有望将其扩张到其他海外市场。

除了参加国内外各种赛马比赛,从2013年6月起,莱德马业组织了每年10多场的“莱德公益杯”速度马大赛,在图什业图赛马场外,新的赛马场也将于明年建成。在郎林看来,速度赛马的赛事组织,只是一个伏笔,最大的意义在于,为中国将来开放商业赛马积累经验、储备人才。

马术俱乐部管理将成为莱德集团未来的重要增长点。莱德马业目前旗下有6个马术俱乐部,3家自营,3家加盟,未来将通过连锁加盟的方式将规模扩张到100家。据统计,国内目前共有500多家有较大规模的马术俱乐部。如果说郎林当年为了锻炼自己的实体控制能力,将12家火锅连锁店全部作为直营店,如今的他视野无疑更为开阔,通过服务支持、资源共享的加盟模式,解决国内众多小型马术俱乐部经营经验、专业人才缺乏,成本巨大的困难,快速将马产业的蛋糕做大。

2014年,莱德集团销售额为1.1亿元,利润达3,500万元。考虑到快速增长的牲畜交易市场与明年投产的饲草料加工厂,郎林预计,2015年集团销售额将达2亿元左右,利润也会达5,000万元。在马匹交易、配种费、饲草料原料(未来的加工)销售、交易市场管理费、未来的赛马赛事、俱乐部加盟几块收入中,马匹交易仍是莱德马业的核心所在,自主繁育又是集团最大的价值与出路所在。郎林介绍,考虑到马匹的繁育生长周期,进口贸易与自主繁育贸易的业务比例,正从两年前的7:3逆转为3:7。

与同行最大的不同还在于,莱德马业还是全国唯一一个被列入文化产业的马产业园区。2012年,莱德马业获评内蒙古自治区省级文化单位,自治区发改委将莱德马业马文化产业园列入内蒙古十二五发展规划。2014年5月,莱德马业被评为国家级文化单位。按照计划,莱德马业还将努力争取在2016年初成为文化板块的上市企业。

立意更高的文化产业,于郎林和他的团队来说并非虚妄的概念炒作。身为满族人,郎林十分倾慕草原文化。进入马业前,已拥有四五亿元身家的他,更大的企图在于,希望通过现代商业运作,在引入复制国际主流赛马马种—— 纯血马成熟的市场前提下,改良振兴传统蒙古马的未来。郎林认为,目前所做的模式复制,只是马产业的基础,将其做好的前提下,相关产业的拉动与文化衍生品市场,未来的想象空间更为巨大。

2014年11月21日,在新西兰著名的纯血马拍卖会—— 卡拉卡拍卖会上,作为当地最大的中国马主,郎林受到到访的习近平接见。作为中国马产业的龙头老大,如何共同将国内马业的规模做大,是莱德马业下来必须考虑的问题。对郎林来说,比赚钱更有意义的一件事情是,“我们可能要用几十年的时间,在中国马产业的发展史上,留下莱德马业这帮弟兄们的一笔。” 

相关文章:

sitemap | 网站地图

免责声明:本站内容均来自网络或网友投稿,如有侵权请联系管理员,我们会第一时间为您处理或者删除侵权内容!谢谢您的合作!

Copyright © 2018 云资讯 All Rights Reserved.

Top